繆曉春個展—另存為
2015.03.12 - 04.20

新聞稿

 

策展人:王春辰

出品人:孫永增

展覽總監:劉晨雅、曹茂超

策展助理:沈菲菲

主辦:白盒子藝術館

白盒子藝術館  2015312日—420


白盒子藝術館非常榮幸將于312日舉辦繆曉春個展“另存為”,本次展覽是繼繆曉春2011年本館個展“出竅記”后的又一展覽,與上次影像作品展不同的是,本次展覽將展出2010-2015年的五年間新創作的繪畫作品,也是這批作品首次全面的呈現,展覽將持續至420日。

繆曉春多年間在面對數字軟件、數字技術的創作中,發現了另一種構成繪畫的方式,策展人王春辰將其定義為“算法繪畫”,這是一種全新的創作方法,它是指一種在計算機進行各種圖形、建模、運算、編輯等等程序,然后生成三維的矢量圖像,再用刻字機將其刻出來,轉貼到畫布上去,最后輔助手工描繪的繪畫??梢哉f,這是一種關于繪畫的全新的命名,是數字技術以來關于繪畫變革的一次進展,他的意義不局限于繪畫的自我構成獲得解放和突破,而是將人腦與計算機的強大運算功能相結合,其哲學意義是開啟了人機合作的時代,其繪畫意義是繪畫的方式被無限的放大、倍增,其視覺意義是讓我們看到了無法看到的世界。

一直以來繆曉春留給公眾的印象是一位影像藝術家,實際上最早的時候他從事的是繪畫,上世紀90年代繆曉春去德國留學,轉向影像藝術的學習,之后的近20年中,他多有影像作品面世,并在國內外得到廣泛贊譽,但是他對最初的繪畫并沒有放下。他早年的繪畫學習與創作對今后的影像與數字藝術創作助益良多,兩者互為補充,相互關照,成就了如今的繆曉春的創作面貌??姇源旱摹八惴ɡL畫”是徒手作畫與電腦技術相結合擦出的火花,可以相信這將開辟一條新的藝術創作之路。

在若干年天天用電腦與軟件做作品之后,繆曉春對技術的感受是它既讓自己有了如虎添翼的感覺,又欲罷不能,由此,產生了創作《公敵》這件作品的沖動。本次個展將呈現這件巨幅作品,歡迎各位屆時一起走進白盒子藝術館,感受繆曉春借用技術呈現的藝術新視界。

策展人文章

 

另存為:論繆曉春的算法繪畫

王春辰

繆曉春這些年來給大家留下的印象是一個攝影藝術家、數字視頻藝術家,但實際上他最早的時候是畫畫。他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在老美院舉辦的首次個展就是繪畫作品,邵大箴先生還寫了序。當年研究生畢業舉辦個展的鳳毛麟角,所以繆曉春的第一次個展很引起轟動。90年代,繆曉春去德國留學,學的是影像藝術,因此轉到這類媒介的創作上,在近20年的時間里取得巨大成績,獲得國內外的贊譽和肯定。

但關于繪畫,繆曉春并沒有放下,他將它們熔鑄在他的影像創作中。他的攝影作品構圖、數字視頻的視覺元素都有繪畫的歷史、繪畫的結構方式。早年的繪畫學習和創作對他之后的影像與數字藝術助益良多,最重要的是作為藝術方式,它們互為補充、互為參照。這也是這個時代的藝術特質之一。也因此故,繆曉春在創作數字藝術的過程中又獲得了繪畫收獲,這也是始料未及的。

繆曉春在面對數字軟件、數字技術的創作中,被這些新的方式所迷戀,從而發現了另一種構成繪畫的方式,這就是“算法繪畫(Algorithmic Paintings)”。它是指一種在計算機進行各種圖形、建模、運算、編輯等等程序,然后生成三維的矢量圖像,再用刻字機將其刻出來,轉貼到畫布上去,最后輔助以手工描繪的繪畫??梢哉f,這是一種關于繪畫的新的命名,是數字技術以來關于繪畫變革的一次進展,它的意義不局限于繪畫的自我構成獲得解放和突破,而重要的是它將人腦與計算機的強大運算功能結合了起來,實現了人機互動和結合。這曾經是人類自古一直夢想實現的一件事情,即人的思維如何獲得飛躍、如何獲得人之外的力量的支持。從科學發明的歷史來看,人類一直在追求這個夢想,也實現了各個方面的重大突破;從上天到入地、從宏觀到微觀,都實現了人機結合的夢想。對于藝術,一直強調的是人的自主性和自我性,以及人的價值的超越性,也就是進入近代歷史以來,藝術只屬于人,只有人的想象和創造才構成藝術的基礎,甚至因為機器的進步與發明,人類不斷強化和強調藝術的獨立性和唯一性。藝術被理解為、被建構為不受任何外在力量、因素、技術所支配的東西,它只屬于自己。

繆曉春對此了然于心,他自然知道一個單純的數字技術無法成為藝術,它必須實現諸多的轉換,也有著各種門檻需要跨越。他清醒地意識到數字技術的難度和它的潛力,也因為此,他才在數字影像上用足了功夫去深究它的藝術表現空間和可能性。經過實踐,他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同時,他也發現了另一層可能做到的,就是數字技術的繪畫性。數字技術自身無法成為繪畫,盡管它的一些圖形可以很炫,關鍵是它的運算能力超強,超過了任何的人腦。它的這種潛力遠沒有被發掘殆盡,繆曉春只是先行者,就如當年攝影的出現,既推動出現了攝影藝術,又促使繪畫發生變革?,F在的繪畫變革不單單繪畫自身,而是讓數字技術成為繪畫的一體,這才是繪畫的新的革命的意義。

繆曉春通過運算數字程序,讓他的藝術細胞在虛擬的世界里生長、繁殖,然后裂變為各種藝術的圖像、藝術的造型、藝術的故事。這些通過運算生成的視覺對象,存在于三維虛擬世界里,極盡幻覺奇妙的構想構成,每一個步驟都包含了藝術家的運思,每一步都可以讓藝術家的思維觸角介入進來。這樣,人腦和計算機有了親密的合作,不是排斥和分離,而是能夠任意地實現藝術家的意圖。這在以往的人類發明的技術手段里是做不到的,但超級的計算機運算可以做到。于是,繆曉春開始將這些逐漸成熟、成形的計算機運算構型轉換到畫布上,從虛擬空間轉換到現實視覺空間,當這些圖像出現在畫布上,它們帶來了不同的視覺效果和視覺呈現,其哲學意義是開啟了人機合作的時代,其繪畫意義是繪畫的方式被無限地放大、倍增,其視覺意義是讓我們看到了無法看到的世界。

繆曉春的“算法繪畫”是他藝術創作線索的一脈相承的延展,更多的藝術家使用算法繪畫,將會使這樣的算法功能得到極大的拓展。比如抽象繪畫,輸入多種數據,可能任意地構想各種的抽象類型;輸入水墨元素和各種筆法,可能產生預料不及的水墨構成和構型。目前,3D打印可視為是計算機算法功能在立體制造上的表現,至于計算機與國際象棋大師對弈早已進行了多年。目前,算法繪畫僅僅是開端,繆曉春做出了和他的藝術思維一以貫之的延伸,使得他的藝術形成一個鏈條,甚至也可以預測他繼續延伸會創作算法打印的,也即3D打印雕塑。

當然,所有這一切的人機結合,其前提仍然是人腦,仍然是人的自主性起著決定作用,計算機下國際象棋,最終還遜色于人的智慧;而算法繪畫的前提仍然是藝術家的繪畫思維與觀念的呈現,它不會自動生成繪畫,但它可以成為藝術家的繪畫語言與工具的一個組成,它與藝術家結合得越緊密,它越能夠協助藝術家實現他任意的想象。這樣的算法繪畫還不夠引人入勝嗎?

今天的時代,藝術完全是全球分享的藝術,其原理與構思都有全球共享的一面,每個藝術家都可以做出其應該的那一份貢獻,它的開放度越高,它的未來性就越強,也因此創生了多種交叉融通的藝術及其形式。無論哪一個國度或個人,都需要一批走在前沿的實踐者,嘗試新技術、新語言、新觀念、新姿態,而繆曉春用“算法繪畫”再次證明了歷史上多次的藝術發展都是因為新技術的發現和發明所導致,如透視法的發現極大地促進了文藝復興的繪畫,那么今天數字技術的出現也產生了繆曉春的“算法繪畫”,其可預見的廣闊美景才剛剛開始。

201522日 于Tate, London ,,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較量 400x400cm 布面丙烯 2013
  • 空 100x80cm 布面丙烯 2013
  • 公敵 800x800cm 布面丙烯 2014
  • 安全 布面丙烯 200x1000cm 2013
  • 糾纏 100x80cm 布面丙烯 2012
  • 異己 布面丙烯 400x400cm 2014
  • 筏 布面丙烯 200x200cm 2013
  • 吶喊 布面丙烯 150x150cm 2013
  • 絕對素描-博弈 布面素描 150x200cm 2011
  • 洗禮 布面丙烯 260x146cm 2013
  • 盲目 布面丙烯 100x100cm 2014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