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
2015.09.05 - 10.08

新聞稿

策展人:魏星
出品人:孫永增
聯合出品人:Gedaliah Afterman
項目管理:曹茂超
項目統籌:魏卓
藝術家:白宜洛,冰逸,蒼鑫,曹澍,塵光,陳彧君,董文勝,董媛,杜震君,何遲,何云昌,黃敏,李易優,馬軍,繆曉春,琴嘎,湯柏華,奚建軍,徐一暉,許靜,吳玉仁,王洋,易連,張文榮,鐘飆,宗寧
主辦方:白盒子藝術館
聯合主辦方:堯山當代藝術
開幕時間:2015.9.5,16:00
展覽時間:2015.9.5-10.8
展覽地點: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797路B07號
2015
95日,由策展人魏星策劃的群展《神話》將在白盒子藝術館開幕,本次展覽將呈現26位當代藝術家的30余件作品。作品囊括影像、攝影、裝置、雕塑、繪畫等眾多藝術表現形式,試圖在暗黑的空間中通過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的呼應,再現原始神話的空靈與神秘之境,以此展開對當代藝術神話現象的探討與反思。
神話是什么?神話就是人類社會最初的信仰系統。隨著時空的變換,每一個時代都會制造屬于自己時代的神話,每一個文明也都擁有自己民族的神話般的起源和傳說。就成為人類共同神話記憶的單個事件來說,18世紀的最大神話大概就是法國大革命了;19世紀的最大神話是發端于英國的工業革命;20世紀的最大神話則是美國宇航局的阿波羅登月計劃。
經濟發達科技進步的21世紀,什么將是最大的神話?末法時代,宗教給予教徒思想洗禮愈加稀釋;標準缺失,知識的生產是否即繼續支撐眾人的行為。當代藝術的批判性中的靈感來源于有突破力的活躍思維,這些是否可以鑄成人類未來唯一可以依傍的知識批判體系?最近幾年,當代藝術的活躍似乎已經難以遏制,藝術家似乎也披上了魔法的光環,越來越公眾的形象與影響力,鱗次櫛比的展覽開幕,走不完的紅毯與黑毯,這似乎已經成為了21世紀初津津樂道的神話。
《神話》作為當代藝術展,即反思了當代藝術神話的形式與內容,又介入了當代藝術神話的創建。神話就是在這種活動中不斷的修正與建立。若干年后,后人回望21世紀,如果當代藝術真的是這個時代的不朽與傳奇,參與即是創建。
本次展覽由白盒子藝術館與以色列堯山當代藝術共同主辦,展覽將持續至108日。

策展人文章

神話

 

魏星

  

神話是什么?神話是女媧用七彩石補天的傳說?還是荷馬史詩中奧德賽和他的勇士們的遠航?

 

神話就是人類社會最初的信仰系統,它以人類對自然未知的神秘和恐懼感作為基石,通過集體的口耳相傳和文字創作,把上古的記憶演繹為各有等級的神邸和鬼怪以及或奇妙或恐怖的事件,而人類社會就以這些神怪們的形象和行事在人間建立起相應的人倫和秩序。

 

神話與宗教,是一對雙生兒,他們共同締造了文明的曙光。

神話是宗教的源頭,而宗教是神話的形而上學。

如果說當下的人類社會被各種意識形態所主宰,那么意識形態也是當下的政治神話。

 

人類的文明起源于神話,中國有盤古開天,西方有創世紀。神話達成了人與自然的溝通交流,神話構成了民族和歷史的最初記憶。人類需要神話,就像人類需要道德和宗教。每個人的心里都有一個不滅的神話,人類也在不斷地制造新的神話 - 愛情的神話;英雄的神話;大師的神話;領袖的神話。它們與舊的神話融合,重組,進化出新的傳說和傳奇?,F代性就是一個最大的神話,它裹挾著啟蒙的聲勢,借助科技的威力,重新改組了人類社會的基因結構,改變了人類千百年來的生存方式。從此寰宇不分彼此,全球日趨同化;從此人類與自然漸行漸遠,舊的上帝悄然死去。然而新的上帝誕生了嗎? 在未來的地平線上,什么樣的神話將被重新譜寫?或者人類自身將成為終極的神話?

 

每一個時代都會制造屬于自己時代的神話,每一個文明也都擁有自己民族的神話般的起源和傳說。就成為人類共同神話記憶的單個事件來說,18世紀的最大神話大概就是血腥殘忍的法國大革命了;19世紀的最大神話是發端于英國的丑陋的工業革命;20世紀的最大神話也許是美國宇航局的阿波羅登月計劃;而21世紀的最大神話將會是什么呢?是否是當代藝術及其未來的進化形式將成為人類唯一可以依傍的知識批判體系,和開放的富有活力的思想與靈感的來源?并因此當代藝術將成為一種新的神話?

 

而就意識形態和思想的領域,那么法國啟蒙運動所催生出來的各種社會理論和政治宣言,以及這些主義和思想的集大成者 - 西方現代性,無疑就是近代人類意識形態領域的最大神話。它借助科學技術的威力,在自然與人類之間劃下了二元對立的鴻溝,以民主,自由和進步的觀念在幾個世紀里橫掃全球,逐漸成為衡量具體社會發展與否的標準,形成了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的普世價值觀,具有了某種超越性和先驗性。每個非西方國家都以理性主義的啟蒙運動所導向的現代性為唯一的意識形態的標準。它甚至幾乎取代了基督教的上帝以及其它的各種古老宗教,成為世界最強大的價值信仰。 法國作家羅蘭巴特在他的文章《今日的神話》里,通過分析一本雜志 inter alia的封面照片- 一個黑人士兵向著法國國旗致敬的畫面,來說明媒體和知識的機運作器,是如何把復雜多維的歷史拉成扁平,進而轉化為自然真實的故事,并以之服務法蘭西帝國的偉大夢想。在這里符號被暗示與寓意所代替,現代性的正確與普世性正洗滌著人類的靈魂與思想。

 

知識就是力量,這是17世紀的思想家培根所說的廣為流傳,膾炙人口的口號。而他的同胞亞當斯密在經濟學領域也創造了另一個神話 - 就是自由市場的那個看不見的上帝之手。另一位經濟學家馬克思也相信線性的進步的歷史觀,他所掀起的意識形態的風暴如同另一種現代性的宣言,將地球劈成了兩個世界?,F代性,正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將人類塑造成新的上帝。

 

今天的人類生活在網絡和生物科技飛速發展的時代,但今天的人類的精神家園也日益萎縮和消失。哲學和宗教的衰退,被興盛的當代藝術所取代,藝術家們也日益被視為具有神奇魔力的巫師和先知,每天大大小小的藝術展覽在世界各地的角角落落不知疲倦地上演,而成功的藝術家們也被公眾和媒體打造成帶有神秘光環的明星人物,他們因此也成了當今的神話之一。而展覽“神話”就應運而生,它力圖呈現和歡呼當代藝術的新興力量,在北京798藝術區的一個空間內打造一個多元主義的“小小神廟”,營造一個被各種版本和形式的神話所充斥和主宰的空間,其間安放著大大小小的傳說與神仙。每一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在某種意義和程度上詮釋了神話的含義,拓展了神話的外延和邊界。在這里傳統與現代并置,未來與過去銜接。西方的愛神與東方的財神,商業社會的明星與意識形態的幽靈共聚一堂。它們高高在上,和諧相處,正是它們創造了現代人的精神圖騰,也象征著人類文明的廢墟。

 

于是乎一個博爾赫斯式的有著多重交叉路徑的空間即將誕生,錯亂和多維的時空在這里遭遇與疊加。當一個人在其中漫步時,他會在昏暗的小路上看到薩滿教的巫術在巨大空洞的人的腦袋里面種上了稀奇古怪的植物,這些植物猶如大腦的回溝與皺褶,思想就在其中明滅不定;在奇怪的腦袋的上方是新的創世紀的狂想,無數的3D數碼技術創造的人物在光影變幻的天堂和地獄之間沉浮掙扎,那是對米開朗琪羅的西斯廷天頂畫的當代敬禮和面向未來的無限暇思。而在人間的地方,一個中國鄉村老太太的臥房供桌上,孔夫子,財神爺與觀音菩薩這三個儒釋道的神仙一起安然享受著民間香火的供奉與膜拜,與他們位置并列的是這個國家的第一代政治領袖的合影。作為這一切的背景的則是一個矗立在路的盡頭的巨大的巴比倫塔。它高聳入云,由從網上收集起來的中國和亞洲各大都市的無數的建筑工地和摩天巨樓的影像堆砌而成。巴比倫塔的神話是在告誡人類妄圖取代上帝的野心,而亞洲各國對于現代性這一最大的意識形態神話的狂熱追求體現在了對于表現經濟成功和奇跡的最直接有效的標志和符號:摩天高樓的無限渴求和喜愛上。這些摩天高樓就是現代的巴比倫塔,它們主宰了亞洲城市的天空,像一根根碩大的陽具,刺向霧霾籠罩的天空。

 

與此同時,在巴比倫塔的巨大陰影之下,一群城市里的農民工們正在試圖通過比拼他們的肺活量,把一根垂懸在高高的旗桿上的紅旗給吹動起來。他們鼓足了腮幫,對著固定在旗桿尾部的塑料管里吹氣,似乎下定了決心要把紅旗吹得高高飄揚,獵獵作響,然而違背了客觀物理規律的可笑舉動只能讓他們的唐吉可德式的一切努力顯得那么的徒勞和悲壯。

 

紅旗在半空中半死不活地飄動著,而湛藍的天空中白云飄蕩。慢慢地一陣嗡嗡的聲音從天際傳來,一個長著蜻蜓的腦袋,生著碩大的復眼,而身體卻是人類男性的強壯裸體,背部又長出了四對透明輕薄的翅膀的不明生物體正悠閑地徘徊與翱翔。它仿佛是人類在不遠的未來的新的進化產物,或是基因改造技術的完美勝利??傊粋€新的智能物種宣告誕生,即使達爾文的進化論也難以想像。它象征著科技的神話,科技已經取代了上帝,成為我們新的信仰。蜻蜓人慢慢地飛過了巴比倫塔,飛過了漫步在平原上的驢子和它的朋友小豬,它們的身上刻滿一個個人類的肖像,像是駝負著人類的沉重的靈魂和欲望。它們走過一片荒漠的廣場,廣場上豎立著三塊陶瓷制作的紀念碑。這紀念碑上布滿細密的裂紋,脆弱得仿佛一碰就會變成齏粉。上面分別鐫刻著亞當斯密的《國富論》,馬克思的《資本論》,以及舊約的《圣經》,它們看上去如此古舊,經歷了時光的侵蝕和洗禮,仍然堅強地豎立在那里,供來往的人們瞻仰。只有一只巨大的小便池看上去如此的觸目驚心,在紀念碑的邊上顯得怪誕異常。不銹鋼的身體看上去如同性感的女郎,而小便池的內部則盛滿了黑色的墨汁,如同深不見底的潭水,里面幾個小小的玩具人偶在黑色的水面起伏不定,隨波逐流。 據說這是藝術史上的一個大師名作,它象征著當代藝術的濫觴。它已經成為藝術的神話,因此有資格在廣場上受人瞻仰。

 

而廣場的東邊卻是另一番景象,一個街心公園里聚滿了各種游客,都在朝著公園里的小山上凝望。中國人的神話傳說里的各路神仙們此刻都在山上翩翩起舞,飛天與鐘馗在熱鬧地吹啦彈唱,好像是某一個鄉村的草臺歌舞班在城里賣藝演出,琵琶和二胡的樂聲穿透了寂寞的廣場。而透過蜻蜓人在空中的瞭望,一場戰爭的游戲在地平線上將要開場。人類是如此地熱愛這種游戲,達摩克力斯之劍懸掛在看不見硝煙的戰場之上。但這好像又真的只是一場兒童的游戲,堆滿食物包裝盒的小小塑料餐桌就是坦克和士兵列隊對峙的戰場。在離游戲戰場不遠的空地上,三四個宇航員們站在玻璃鋼制作的灰白色的高臺之上。高臺模仿了月球的地形地貌,似乎是在拍攝宇航員登月的歷史性的景象。宇航員們手捧著小小的紅寶書,象征著民族的復興與希望。只是不知這是商業炒作的一場表演,還是對阿波羅登月計劃的贊揚?

 

此刻二樓的鮮花正在開放,它們開放在散落的人體器官上。最美麗的事物中也孕育著最痛苦的真相,而它只不過是在祭奠一個逝去的愛情,而愛情是一種神話般的信仰。在這個末法的時代,金剛經也逃不過崩潰的命運,散落的經文如同一個個小小的佛龕,在塵土里漠然寂靜。即然佛祖曾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又說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那么世間的一切皆要經歷成/住/壞/空,因此無論愛情還是佛法,最后只是幻覺一場。然而人類終于還是無法放下執念,放下欲望,破繭而出的沖動正轉化為一個個圖騰式的立柱,而人類的身體正艱難地順著立柱攀援而上,直到達到天堂的邊緣,和創世紀的神邸們歡聚一堂。

 

600多年前的明朝人吳承恩寫了一部不朽名著《西游記》。所有的中國人都無比熟悉那個本領高強,愛憎分明,蔑視天庭社會法則和道德秩序的孫悟空孫猴子的形象。在儒家學說占據了統治地位的大明王朝,在一個講究天地君親師的等級社會,一個小小的知識分子如果想要表達叛逆精神和挑戰世俗,那么最好的地方也許就是筆墨紙硯這一方寸天地了。吳承恩假托美猴王孫大圣,去表達自己對禮教宗法社會的不滿和批判。神話和宗教故事在這里為已經被壓抑了很多個世紀的中國人呈現出了一個神奇瑰麗,翻江倒海,充滿想象與可能的美麗新世界。 

 

600年后的今天神話還將繼續。它是人類永恒的精神圖騰和最終的心靈家園。如果20多年后有一批人真的坐上了去往火星移民的單程飛船的話,那么在多少年之后他們也將成為人類星際航行時代的一個不朽的神話和傳奇。但愿神話可以一代代地傳承和繁衍下去,它就像巴比倫通天之塔,永遠在向著無盡的虛空增長,上升。

藝術家:

    白宜洛,冰逸,蒼鑫,曹澍,塵光,陳彧君,董文勝,董媛,杜震君,何遲,何云昌,黃敏,李易優,馬軍,繆曉春,琴嘎,湯柏華,奚建軍,徐一暉,許靜,吳玉仁,王洋,易連,張文榮,鐘飆,宗寧

展覽現場




作品

  • 裝置
  • 群仙會祝圖
  • 肉自在
  • 龍鳳呈祥
  • #餐桌# 草圖-1
  • #餐桌# 草圖-3
  • 名稱:《瓷。書》系列--烏托邦;材質:陶瓷;尺寸:++28 5x20 7x
  • 宗寧草圖
  • 《姥姥家》--神龕1
  • 《波斯的樂園》—煉獄
  • 《貨架1》
  • Babel World 通天網帝國系列 old europe老歐洲 2010-2013
  • Babel World 通天網帝國系列 pollution污染2010-2013
  • 與神對話 Conversation with God 200x150cm+布面丙烯+2015
  • 亞洲地圖NO8 120X240CM 2008紙本綜合技法
  • 對話的風景180x140 布面油畫 2014
  • 裝置 金剛經 寬10米 高2 5米
  • 111
  • 怪魚
  • 李易優《舊畫片-1》++21×29 5cm++透明膠片丙烯+2010年
  • 李易優《舊畫片-2》++21×29 5cm++透明膠片丙烯+2010年
  • 概念的顏色+局部
  • 三個瞬間+展覽現場
  • 你是我的神的內在 布面油畫180x210cm
  • 德國柏林托馬斯 奧姆萊特美術館收藏【月球漫步】
  • 呼累
  • 呼累
  • 瞬間
  • H2O-創世圖
  • 004_從內向外的生長_32x34x36cm_人與動物的牙齒_木_2010
  • 006_從內向外的生長_30x40x45cm_紋理果_木_2010
  • 《豬》 白宜洛 裝置 木頭、樹脂、鋼釘 照片 2008
  • 《驢》 白宜洛 裝置 木頭、樹脂、鋼釘 照片 2008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