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任戎
2016.08.13 - 09.05

新聞稿

白盒子藝術館最新公共藝術項目,《四季·任戎》將于2016813日下午4點開幕,本次展覽由德國策展人Dr.Tayfun BelginProf.Detlef H. Mache以及清華美院副院長蘇丹聯合策展。白盒子公共藝術項目,一直致力于打破固有藝術展覽呈現方式,拉近藝術與公眾之間的距離,呈現藝術新空間的審美體驗?!端募尽と稳帧肥抢^20162月在三亞舉行的“文奢桃源”;20165月在天津國際設計周舉辦的“映·景”展覽后的又一大型公共藝術項目。

 

不同于任戎以往的鋼板切割后的原始的金黃銹蝕系列,此次展覽作品切割成形后,再進行細致的除銹、打磨、噴漆,因此這批作品有著雨后彩虹般的絢麗顏色,同時這批作品在造型上也突破了以往常規的豎長造型,尺寸高低不一,更加簡練,線條流暢靈動,更富有動態表現。展覽現場,起伏不平的黃沙將會鋪滿整個白盒子藝術館一樓展廳,藝術家任戎的60多件最新作品將會高低錯落的從起伏的荒蕪沙漠中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它們造型不一,顏色各異,猶如神秘花園的“天然景觀”。每件作品都如同一株株“生命之樹”,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讓它們扎根于黃沙之中。再細讀每一件作品,在鏤空的形象中,可以閱讀到所有的人類文明史,從亞述文化、瑪雅文明到埃及文化; 從印度文化,日耳曼文化到中國"山海經"; 從古篆書體到現實中各國的貨幣符號、乃至各個宗教中的玄秘符號都包含其中;各種人物、花枝、鳥獸、未知生物之間的位置經營,都有著深思熟慮的互動鏈接,疏密得當,間架合理,又如同中國書法的提筆運字,任戎的作品將中國傳統書畫中的要訣與西方雕塑立體造型之間建立了某種契合關系。在展覽現場的沙場里,暗隱的射燈,射向矗立的作品和行走的人群,投影在空間墻面,動靜結合,光影流轉,如同進入一座神秘伊甸園。

 

本次展覽還將呈現近年任戎創作的一批“水墨拓片”新作。任戎運用中國古老的傳統文化的留傳方式,墨分五色般的拓印了他的雕塑作品;另外還將切割鋼板造型,掉落下的"負片"剩料予以重新排列組合,形成了新的與具象造型遙相呼應的“抽象雕塑”,然后再將其形狀通過敲打、拓印在宣紙上,這兩種方式即完成了從雕塑到紙本的媒介轉變,同時也完成了從堅硬之鋼到綿柔之紙的以柔易剛的蛻變,這種可塑性帶來的探索空間,拓展了任戎藝術思想的張力。

 

展期將至201695日。

 

任戎,著名當代藝術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大展,并被多家重要美術館及資深藏家收藏。

1960 年出生于中國江蘇省南京市,1982-86年就讀于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1989-92 年畢業于德國蒙斯特與杜塞道夫國立美術學院,1992年獲藝術碩士學位。1993年德國史萊斯威西·赫爾斯坦州文化部藝術獎學金,2014年與德國波恩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創立"波恩當代藝術館,現居住和工作在德國波恩、中國北京。

策展人文章

神化的彩虹

 

情感究竟是一種本能之生理反應還是生命經驗的邏輯再現?不得而知,但它終究是一切生命繁衍生息的驅動,動物如此,植物亦如此。反之,繁衍是一切生命的終極目的。熱情帶動著生命,生命生產著熱情,二者的交替鼓動構成了一個無限往復的能量之環,貫穿在我們所看到的所有生命現象之中。過去的二十余年來,旅德藝術家任戎用其作品不斷為我們暗示著這個秘密。在以往的創作中,任戎通過描繪或切割而成的圖像都影射著一種自如、自在的生命狀態,那些植物和人體結合而成的形象具有無限浪漫的氣息,植物的枝干和人的肢體相互融合且極盡婀娜多姿之態。更甚的時候,藝術家索性在圖中赤裸裸地采用擬人化手法,表現植物和植物之間耳鬢廝磨的熱態,表達出相互追隨、愛慕的熱切,相互滋養的快感。畫面中、雄雌、男女、陰陽的根就是和生殖相關的器官,時常變幻成為爛漫的花,和結果的枝葉,它們隨心所欲,相互誘惑著、吸引著,交合著。

 

雖然基礎圖形的創建對藝術作品的品質有著頂天般作用,而工藝解決的是作品在現實空間的立地問題。同一個主題往往有多種工藝的可能,時間影響著選擇,而選擇導致了變化則體現了藝術家對原創的演繹能力。因此一個優秀的藝術家在藝術創作的進程中,會不斷改變表現的手段,這猶如藝術作品一個漫長的進化過程,他總會在一貫的主題上為觀者呈現出新的可能。    

        

從制作的角度來看,任戎過去的藝術創作采用了三種極端性的方式,其一為在紙面上的構思、繪制與剪裁,算是這些生動圖形的草創階段。藝術家在紙上用水彩輕松自如地描繪出那些狂野的植物與人體混合而成的異形,然后將這些紙本作品精致地裝裱在鏡框之中,像一個個研究制作的樣品;其二為無比強悍地在鐵板上的縱橫馳騁,藝術家和助手用氣焊槍按照紙本圖形的指引在厚達幾公分的鐵板上進行切割,最后將其屹立在公共的視線之中,如同剛剛降生而直立天地間的生命幼體,又像是在賦詠歌呼般的宣告一個真理;最近一段時間里,任戎又再進行一種嘗試,他突然開始消除作品材質中的原始感、粗糲感,以尋求表達語感的一種新的途徑。他對那些沉重的鐵雕進行了表面質感的精細化處理,再涂刷上一層艷麗的漆膜。這個“艷俗化”的處理方式似乎帶有明顯的宋莊痕跡,以調侃、戲謔替代莊嚴的詠誦。但是當這些作品成組成批地陣列,出現在大地之上時,我們看到的是超越以往的宏大敘事,并如彩虹一般瑰麗。從基因樣本到胚胎,再到燦爛若圖的彩虹,是造物的程序或進化的規律,艷而不俗實乃一種境界、一種出神入化的造型能力。

 

任戎的作品總會令我想起山海經中那些有靈性的植物,但是從畫面來看它們似乎少了幾分神秘和奇異,卻多了幾分癲狂和虔誠。藝術家旨在通過這些獨創而成的生靈來謳歌自然,贊美生命。其作品的形態變化本身也在體現生長變化的自然規律,這不僅表現在從水彩和剪紙到鐵雕、再到彩虹系列在題材和性格上的遞進和回轉,還包括鐵雕作品在開放性自然環境中氧化引起的表面變化等。若按照材料對其作品歸類,如果我們把水彩和剪紙稱為紙本系列,那么暫且把后兩種方式制作的作品稱作“鐵本”吧。兩種類別的作品相比較,紙本像是計劃中的草案,帶著一種灑脫的氣質;鐵本如同帶著使命的制作和生產,它執行的是規范,是一個創造階段特有的結束的方式。在這兩者的關系中,紙本在先,鐵本在后,從紙本到鐵本是藝術勞作的升級,還是紙本的轉化。因為紙本的作品必須精心呵護,像是十世單傳的受精卵子,而鐵本才是最終的作品,它立于天地之間,經受風霜雪雨,在時間的消磨下緩慢地變化著。

 

本次展覽中展示了任戎近期完成的拓印系列和彩虹作品,展現了近幾年來任戎創作觀念和方法發生了變化。我個人認為:拓印系列是對文本的再梳理和確認。彩虹系列的橫空出世不是一個結尾,反而是一個華麗的轉身,一個新的開始。它是通向未來的橋梁。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創世紀4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300x85x5cm
  • 創世紀5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300x85x5cm
  • 山水2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200x85x5cm
  • 元素2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85x85x5cm
  • 創世紀(局部2)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300x85x5cm
  • 創世紀1 2016年 鐵雕 250x75x75cm
  • 創世紀2 2016年 鐵雕 250x75x75cm
  • 創世紀3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300x85x5cm
  • 春天 2016年 鐵雕 100x25x80cm
  • 飛翔 2016年 鐵雕 150x45x65cm
  • 山水3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200x85x5cm
  • 四季(局部1) 2016年 鐵雕 280x75x75cm
  • 四季1 2016年 鐵雕 280x75x75cm
  • 元素3 2015年 手工拓印·畫布 85x85x5cm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