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信號
2016.09.10 - 10.10

新聞稿

新聞稿

光的信號(The Signal of light)

李二男(LEE LEE NAM)自稱新媒體藝術家。在20世紀90年代的西方,新媒體藝術的范疇只限于利用電腦創作作品。在電腦的系統里,所有的信息都被分開為兩種符號并由數字信號為編程的算法操作。新媒體藝術利用這種電腦的特點,把屏幕、各種裝備和看客、空間與環境都連接起來,使它們互動以創造新的意義。觀眾利用電腦技術與它打造的環境進行溝通,它們就這樣被賦予新的詮釋,這就是新媒體藝術。目前,新媒體藝術的手段不僅限于電腦,而在試圖引進更多的媒體——尤其是大眾媒體,逐漸在擴展范圍。

眾所周知,藝術家白南準(Nam June Paik)是新媒體藝術領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是首次使用電視來擴大媒體藝術領域的人。他在1963年,在帕納斯畫廊(Parnass Gallery in Wuppertal)舉辦了第一次個展《音樂的展覽:電子電視(Exposition Of Music : Electronic Television) 》。用13臺電視機完成的作品《參與電視(Participation TV)》就在該展覽亮相。它就是操作電視機的內部電路,使播出的影像變得扭曲,可視為他的第一個媒體藝術作品。

白南準要是首次把電視融入到媒體藝術中的先驅者,李二男是將自己獨特的哲學思維融入到媒體藝術之中的藝術家,而且更擴大了媒體藝術的領域范圍。關于媒體藝術,普遍的說法比較簡單;大多數人認為媒體藝術作為通過技術手段迎合大眾的審美口味與情感,并通過對各種媒介的使用創建一件藝術品,但這種技術化傾向,只是當代媒體藝術作品特征的一部分。當代媒體藝術包含著更豐富的內涵。這在李二男作品世界中會發現。他在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舉辦的特展《個人的結構Personal Structures》展出了《成為光,Becomes Light》。該作品給人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它被裝置在較小的空間內,充滿隱喻和象征,也代表空間本身。最引人奪目的是裝置在中間的電視和水池。電視慢慢地往水里降落,再往上上升,仿佛展現出被困在框架的人類或者現代社會;被困著在固定觀念的堅固的體系里;被貪婪沾染的人類的自畫像。與此同時,將正在通電的電視機打破堅固的界限,向對自己最致命的水里降落,給我們帶來了很深刻的啟示。電視的生死與以上升為代表的復蘇的精神深深地打動著我們。

李二男經常說他最想繼承白南準的藝術精神,最想接近于白南準的藝術世界。馬斯洛(Abraham H. Maslow)在他提出的需求層次理論里(needs hierarchy theory)提到了人類5個層次的需求。他說人類擁有的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5類,其中第一層次是生理上的需要(physiological needs),第二層次是安全上的需要(safety needs),第三層次是情感和歸屬需要(social needs),第四層次和第五層次分別有尊敬的需要(esteem needs)和自我實現的需要(self-actualization needs)。李二男就像人類5層次需求理論提到的那樣,不僅作為榜樣尊敬白南準并希望能夠繼承他,進而為了超越白南準進一步發展并克服自己的界限,而且實現自己不斷的努力。

該展覽的主題為《光的信號》。信號在詞典上被界定為一種符號;利用包括電、磁和光在內的物理現象,可以收發信息并積累信息。不過信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里也被多樣地使用。小小的動作、視線和簡單的聲音也會成為溝通的手段。藝術家就關注了這一點。他利用媒體藝術的形式,把視覺能源的光加以數字形象化做成了一種信號,將東方與西方在文化與歷史領域能夠交流更多樣的內容。然而,李二男自己通過這種處理方式變成一種信號與看客試圖建立溝通。這種方式給數字予以更創新的概念,不僅是傳遞信息的工具,而是創造新的意義的積極的角色。數字信號就這樣成為被吸收溝通的一部分。

 

 

                                                                                                                                                    李章旭

策展人文章

光的信號(The Signal of light)

 

   李二男(LEE LEE NAM)自稱新媒體藝術家。在20世紀90年代的西方,新媒體藝術的范疇只限于利用電腦創造作品。在電腦的系統里,所有的信息都被分開為兩種符號,就是0和1;“電流通過和“電流不通”;ONOFF。電腦是由數字信號為編程的算法操作。新媒體藝術利用這種電腦的特點,把屏幕、各種裝備和看客、空間與環境都連接起來,使它們互動以創造新的意義。觀眾與電腦技術以及它打造的環境溝通,它們就這樣被賦予新的解釋,這就是新媒體藝術。目前,新媒體藝術的手段不僅限于電腦,而在試圖引進更多的媒體——尤其是大眾媒體,逐漸在擴展范圍。

 

  眾所周知,藝術家白南準(Nam June Paik)是新媒體藝術領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是首次使用電視來擴大媒體藝術領域的人。他在1963年,在帕納斯畫廊(Parnass Gallery in Wuppertal)舉辦了第一次個展《音樂的展覽:電子電視(Exposition Of Music : Electronic Television) 》。用13臺電視機完成的作品《參與電視(Participation TV)》就在該展覽亮相。它就是操作電視機的內部電路,歪曲在播出的影像,可視為他的第一個媒體藝術作品。

 

  白南準要是首次把電視融入到媒體藝術中的先驅者,李二男是將自己獨特的哲學思維融入到媒體藝術之中的藝術家,而且更擴大了媒體藝術的領域范圍。關于媒體藝術,普遍的說法比較簡單;大多數人認為媒體藝術作為通過技術手段迎合大眾的審美口味與情感,并通過對各種媒介的使用創建一件藝術品,但這種技術化傾向,只是當代媒體藝術作品特征的一部分。當代媒體藝術包含著更豐富的內涵。這在李二男作品世界中會發現。他在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舉辦的特展《個人的結構Personal Structures》展出了《成為光,Becomes Light》。該作品給人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它被裝置在較小的空間內,充滿隱喻和象征,也代表空間本身。最引人奪目的是裝置在中間的電視和水池。電視慢慢地往水里降落,再往上上升,仿佛展現出被困在框架的人類或者現代社會;被困著在固定觀念的堅固的體系里;被貪婪沾染的人類的自畫像。與此同時,將正在通電的電視機打破堅固的界限,向對自己最致命的水里降落,給我們帶來了很深刻的啟示。電視的生死與以上升為代表的復蘇的精神深深地打動著我們。

 

  李二男經常說他最想繼承白南準的藝術精神,最想接近于白南準的藝術世界。馬斯洛(Abraham H. Maslow)在他提出的需求層次理論里(needs hierarchy theory)提到了人類5個層次的需求。他說人類擁有的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5類,其中第一層次是生理上的需要(physiological needs),第二層次是安全上的需要(safety needs),第三層次是情感和歸屬需要(social needs),第四層次和第五層次分別有尊敬的需要(esteem needs)和自我實現的需要(self-actualization needs)。李二男就像人類5層次需求理論提到的那樣,不僅作為榜樣尊敬白南準并希望能夠繼承他,進而為了超越白南準進一步發展并克服自己的界限,而且實現自己不斷的努力。

 

  該展覽的主題為《光的信號》。信號在詞典上被界定為一種符號;利用包括電、磁和光在內的物理現象,可以收發信息并積累信息。不過信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里也被多樣地使用。小小的動作、視線和簡單的聲音也會成為溝通的手段。藝術家就關注了這一點。他利用媒體藝術的形式,把視覺能源的光加以數字形象化做成了一種信號,將東方與西方在文化與歷史領域能夠交流更多樣的內容。然而,李二男自己通過這種處理方式變成一種信號與看客試圖建立溝通。這種方式給數字予以更創新的概念,不僅是傳遞信息的工具,而是創造新的意義的積極的角色。數字信號就這樣成為被吸收溝通的一部分。

 

李章旭(Lee Janguk)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2016蒙娜麗莎 維尼塔斯 LED TV x 2 6min 2016
  • 戴珍珠耳環少女—眼淚 6min 45sec LED TV 2016
  • 倒牛奶的女仆 LED TV x 4 12min 30sec 2014
  • 花和萬物 7min40sec 55inch 2013
  • 跨界修拉 LED TV 15min 4sec 2010
  • 唐代美人圖與貝拉斯克斯 LED TV x 2 2016
  • 瀟灑園 2016
  •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眼淚 2014
  • 維拉斯凱茲 紀念照片 180 X 150 cm 2015
  • 文明之戰—星球大戰 55英寸LED TV 2016 9分鐘
  • 重生之光—珀爾之母 55英寸LED TV 2016 7分鐘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