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正在愈合——李向陽狀態主義繪畫展
2018.03.10 - 04.20

新聞稿

白盒子藝術館很榮幸地宣布,由著名批評家王端廷策劃的“創傷正在愈合——李向陽狀態主義繪畫展”將于2018310日開幕,本次展覽是藝術家李向陽在國內的首次大型個展,將呈現李向陽2014——2017年創作的二十余件“軟邊材料抽象”(Soft-edge and material abstraction風格作品。

 

1981年,作為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三年級學生的李向陽獲得中國政府獎學金被派到意大利留學,他先后就讀于羅馬電影實驗中心和羅馬美術學院,由于置身于西方文化環境并受到導師托蒂·夏洛亞(Toti Scialoja)的指導,抽象繪畫的基本構成要素一開始就被李向陽準確掌握并運用于自己的抽象繪畫的創作中。2005年回到北京后,結合二十多年意大利學習和創作經驗的反思,以及對本土社會和文化環境的重新磨合,李向陽的抽象繪畫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變化不僅僅在于作品的外在面貌,而主要在于作品的內在精神。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說:盡管我們使用’視覺藝術這個術語,但所有的藝術都在表征看不見的事物。對于抽象藝術,維奧拉的話尤其貼切,因為這種藝術正是對世界和生命內在真實的揭示。李向陽回國之后的抽象繪畫作品呈現出一種超然喜怒哀樂的寧靜或騷動之境。這種畫風是對作為形式主義的抽象表現主義的超越,作品表現了藝術家內在的或寧靜平和或焦慮緊張的生命狀態。策展人王端廷把這種通過為視覺所感知的物質媒介呈現藝術家內在生命狀態的抽象藝術稱為“狀態主義”(Posturalism)。

 

本次展覽主要展出李向陽最新創作的黑色和紅色系列抽象作品,這兩類作品構成了色彩上的強烈對比,也顯示出不同文化趣味之間的巨大差異。西方人以凌厲無前為上德,東方人以疏靜恬淡為美風。與其說李向陽已經將中西兩種絕然不同的藝術精神融為一體,不如說他完美地呈現了中西兩種難以調和的藝術趣味間的沖突。對于李向陽來說,在意大利二十多年的生活體驗可謂刻骨銘心,他的抽象繪畫所表達的正是中西文化沖突帶來的精神創傷,而今創傷正在愈合。展覽將持續至2018年4月20日。

策展人文章

創傷正在愈合

——李向陽狀態主義繪畫展序言

 

王端廷

 

1981年,作為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三年級學生的李向陽獲得中國政府獎學金被派到意大利留學,他先后就讀于羅馬電影實驗中心和羅馬美術學院,分別師從著名美工師烏戈·費蘭迪(Ugo Ferranti)和羅馬美術學院院長托蒂·夏洛亞(Toti Scialoja, 至2005年回到北京,他在意大利學習和生活了24年時間。漫長的亞平寧學習和生活經歷不僅塑造了他的藝術品格,更影響了他的生活狀態。事實上,李向陽的藝術就是其生命的記錄和結晶。

 

 從蘇式寫實主義起步,經過印象主義和表現主義過渡,最終步入抽象主義天地,李向陽的藝術之路是合乎邏輯的,也是頗具共性的。對照眾多西方抽象畫家的經歷,這樣的藝術演變軌跡通常會通向抒情抽象之門。事實上,當李向陽1985年在威尼斯古根海姆收藏館看到德·庫寧(De Kooning)的一幅抽象表現主義繪畫作品時,他頓時就被畫中的激情和活力所俘虜。也正是從那一年開始,李向陽拋棄了以自然為師的具象繪畫,而毅然走上了抽象繪畫之路。在中國大陸藝術家中,李向陽是最早一批涉足抽象繪畫的藝術家之一。盡管他后來也偶爾重回具象世界,但一直在抽象繪畫領域不斷開拓、不斷深化。

 

由于置身于西方文化環境并受到夏洛亞的指導,李向陽幾乎是一步到位地抓住了抽象繪畫之精髓。作為抽象繪畫的基本構成要素,色彩、筆觸、材料和平面性從一開始就被他準確掌握并運用于自己的抽象繪畫的創作中。也就是說,他不僅知道自己要表達什么,而且知道如何表達。他的第一批抽象繪畫作品吸收了德·庫寧、波洛克(Pollock)、羅斯科(Rothko)、加斯頓(Guston)和夏洛亞五位藝術家的風格,通過鮮活的色彩、流動的筆觸和奔放的情感,他將這些風格融為一體。1986年,當夏洛亞看到李向陽的一件大幅抽象繪畫作品時,當場熱烈鼓掌并激動地說:“從此我再也沒有什么可教給你的了!”1987年,在羅馬馬蹄鐵畫廊(Galleria Ferro di Cavallo)舉辦一個個人畫展之后,李向陽竟然拋棄了這種帶有抽象表現主義意味的繪畫風格,而轉向了波普藝術家勞生柏(Rauschenberg)和新表現主義者施納貝爾(Schnabel)的現成品拼貼手法。這就是在用油彩繪制的抽象畫面上加上塑料布、報紙和顏料桶金屬蓋等實物材料,這些非繪畫材料的入侵使得抽象繪畫的性質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令觀眾的視覺和心理產生反抽象的間離反應,從而大大弱化了抽象作品的抒情功效。實際上,這是一種觀念化的抽象藝術,是極簡主義之后“后抽象藝術”逆向求變的策略之一。盡管李向陽的這一叛逆行為遭到了夏洛亞的反對,但卻受到羅馬藝術界的高度肯定。1989年2月,意大利著名藝術批評家法布里齊奧·達米科(Fabrizio D’Amico)在《共和報》(Republica)發表評論文章《過分的李向陽》(Eccessivo Li Xiangyang)熱情贊賞他的繪畫作品。與此同時,意大利女批評家埃斯特·科恩(Ester Coen)還專門為李向陽的創作發明了一個概念,將其稱為“材料抽象主義”(Astrattismo matericoMaterial abstractionism)。同年,羅馬杜蘭特畫廊(Galleria Durante)為他隆重舉辦了個人展覽,展覽海報甚至登上了意大利國際著名雜志《藝術快訊》(Flash Art)。從1987年開始,該畫廊與李向陽簽約并陸續收藏了他的一百多件抽象繪畫作品。

 

2005年回到北京后,經過對二十多年意大利學習和創作經驗的反思,以及對本土社會和文化環境的重新磨合,李向陽的抽象繪畫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變化不僅僅在于作品的外在面貌,而主要在于作品的內在精神。放棄了拼貼材料的使用,李向陽回到了平面抽象繪畫風格;降低色譜的寬度并減少強烈色彩的使用,主要采用黑白灰等冷性色彩;不再有此前那種狂放而交錯的筆觸和漩渦般的形狀,他改用橫縱線條和矩形塊面來構造他的畫面。不同于蒙德里安(Mondrian)式的幾何抽象那樣精確的橫平豎直,也有異于斯太拉(Stella)式的硬邊抽象那種刀切般的邊緣線,李向陽這個時期的繪畫風格可以稱作“軟邊抽象”(Soft-edge abstraction)。

 

在創作出了一系列平面抽象作品之后,2013年,李向陽再次進入“材料抽象主義”風格。準確地說,這時的畫風應該叫“軟邊材料抽象”(Soft-edge and material abstraction),因為它融合了他早期的材料抽象和最近的軟邊抽象兩種形式。在現成品拼貼材料方面,他主要選擇的是各種各樣的塑料布,包括食品包裝袋和超市購物袋。雖然這些實物材料是作為畫面的基底,大部分被色彩所覆蓋,但那些顯露出來的塑料袋上的文字和圖案仍然十分醒目。更為獨特的是,李向陽不再采用塊面分割的構圖,而用縱橫交錯的寬線條對畫面進行層層覆蓋,形成一個淺度的縱深空間。在畫面的最外層,也就是色彩空間的前景,李向陽往往使用單色線條鋪滿整個畫面,并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線條由黑色和紅色畫成,由此形成了黑色和紅色兩個數量可觀的系列。除此之外,他也偶爾使用綠色。較之于此前作品,這些抽象作品顯得更加粗糲、生猛而鮮活,具有強烈的內在張力和視覺沖擊力,令人過目難忘。事實上,從開始到今天,李向陽的所有抽象繪畫,他的這種使用寬闊的線條并保留了奔放的書寫性和鮮活的色彩肌理的繪畫風格,還有一個名稱叫“手勢抽象”(Gesture abstraction),與這一風格相對應的是平涂式的“色場繪畫”(Colour-feild painting)。動勢與靜態是這兩種風格各自的特征,也使得彼此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李向陽的抽象繪畫總是給人以一揮而就、一氣呵成的感覺,面對他的作品,觀眾能夠獲得酣暢淋漓的快感。

 

無論如何,李向陽回國之后完成的抽象繪畫作品不僅具有鮮明的個性,而且呈現出一種超然喜怒哀樂的寧靜或騷動之境。在我看來,這種畫風是對作為形式主義的抽象表現主義的超越,作品表現了藝術家內在的或寧靜平和或焦慮緊張的生命狀態。事實上,在中國抽象藝術界,不單單是李向陽,許多杰出抽象畫家的作品都具有這種特征。我把這種通過為視覺所感知的物質媒介呈現藝術家內在生命狀態的抽象藝術稱為“狀態主義”(Posturalism)。與“形式主義”不同的是,“狀態主義”抽象繪畫既重視色彩的造型和表達功能,同時強調色彩本身的物理特性及其獨立價值。更重要的是,“狀態主義”抽象藝術家注重內在精神狀態與外在繪畫面貌之間的同構性,因此這類抽象作品飽含著藝術家生命的溫度。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說:盡管我們使用’視覺藝術這個術語,但所有的藝術都在表征看不見的事物。對于抽象藝術,維奧拉的話尤其貼切,因為這種藝術正是對世界和生命內在真實的揭示。表面上看,李向陽是一個不拘小節、粗枝大葉的人;實際上,他是一個敏感脆弱而又善于思考的藝術家。前不久的一天,當他站在工作室他的作品面前對我說出“創傷正在愈合!”(The wound is healing?。┻@句話的時候,我頓時洞悉了他的抽象繪畫的秘密。李向陽怎么會有創傷?他的創傷又來自何時何地?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創傷?通過對話,我豁然明白了李向陽這些不可明狀的抽象作品背后的隱秘含義

胡適曾說“留學是一種國恥”,中國留學生在海外的心理感受是那些沒有留學經歷的國人難以體會的。中國文化的弱勢地位是一百多年來中國人前赴后繼留學海外的緣由,也正由于這個原因,每一個中國留學生在國外總會或強或弱地遭受到來自當地社會和個體的歧視。這樣的屈辱是民族間的地位差異造成的,不是靠個人力量所能扭轉的。近代史告訴我們,留學是國恥,不留學不僅會有更大的國恥,甚至會有滅種之災,我們今天留學是為了將來我們的子孫后代在世界上活得有尊嚴。對于中西社會政治文化的差異和沖突,中國留學生是體會最深的人群,對于李向陽來說,在意大利二十多年的生活體驗可謂刻骨銘心。他將這種體驗稱為“內心的分裂感”,他的抽象繪畫所表達的正是中西文化沖突帶來的精神分裂性。果真如此的話,李向陽的抽象繪畫適合用法國后現代主義哲學家德勒茲(Deleuze)的“精神分裂分析法”來解讀。

本次展覽主要展出李向陽最新創作的黑色和紅色系列抽象作品,這兩類作品構成了色彩上的強烈對比,也顯示出不同文化趣味之間的巨大差異。那些用水墨和丙烯繪制而成的黑色抽象系列作品顯示了深厚的書法傳統的遺傳基因,畫面在線條的舞動中蘊含著內斂和寧靜之氣息;而那些由朱紅、大紅和玫瑰紅顏料創作出來的紅色抽象系列作品則傳達出西方現代繪畫的張揚的活力。西方人以凌厲無前為上德,東方人以疏靜恬淡為美風。與其說李向陽已經將中西兩種絕然不同的藝術精神融為一體,不如說他完美地呈現了中西兩種難以調和的藝術趣味間的沖突。實際上,李向陽的抽象繪畫一方面傳達了精神上的慘痛,另一方面又表現了宗教般的歡樂。

夏洛亞曾經說:“李向陽是可詛咒的,但他是一個有恒心的人?!边@位導師的眼力是銳利而準確的,他發現了李向陽的才華,影響了他的藝術,也預見了他的未來。正是在夏洛亞指引的起點上,李向陽走出了自己的藝術道路,而這條道路仍在無限延伸。

 

2018年2月25日于北京

 

王端廷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  博士生導師

(Wang Duanting, Professor at Institute of Fine Arts, Chinese National Academy of Arts )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敘事3 布面油彩、綜合材料 120×120cm 2017
  • 敘事 布面油彩、綜合材料 60×160cm 2017
  • 力度系列 布面丙烯、水墨、綜合材料 2014
  • 能量4 布面丙烯、綜合材料 120×120cm 2017
  • 力度2 布面丙烯、水墨、綜合材料 230×70cm 2014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