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金淞個展——第三種復制
2018.11.10 - 12.03

新聞稿

 

史金淞個展——第三種復制

 

策展人:廖廖

 

白盒子藝術館很榮幸地宣布,由廖廖策劃的“史金淞個展——第三種復制”將于20181110日開幕,本次展覽是白盒子藝術館與藝術家史金淞的首次個展合作,最新創作的大型裝置作品表現了對知識產權的多元化思考,試圖呈現出“知識產權”在當代語境中的復雜而真實的面貌。

 

在“第三種復制”的時代來臨之前,曾經有兩個著名的“復制”理論,第一種復制是本雅明提出的“機械復制”,技術進步與工業化生產使大規模的藝術品復制成為可能,“機械復制”是大眾文化興起而精英文化隕落的標志。第二種復制是安迪·沃霍爾在作品中不斷重復的商業文化與流行文化的圖像,絲網印刷的復制符號反映了商業化與消費主義對現代價值觀的巨大影響。

 

今天我們依然面臨著機械復制與符號復制的問題,但是當代的“復制文化”的內核與外延都已經發生了巨變,席卷中國乃至全球的第三種復制的浪潮不僅覆蓋文化藝術,同時也指向政經體制。

 

當史金淞原創的“松系列”作品在全國各地遭遇普遍的山寨盜版,他沒有采取簡單的維權,而是購買與租借了數十棵山寨松樹,布置了一個“個展”。

 

通過工廠化的山寨松樹與原創作品的并置,我們可以看到,早期的山寨復制是落后經濟體參與全球化高速發展的捷徑,但是也讓人思考山寨之路是否也會遭遇瓶頸與困局。技術性的復制在繁榮過后,是否也會帶來“后發劣勢”?

 

當原創松樹與山寨版同場,我們可以看到作為傳統文化符號的松樹,在傳統文人精英的文化語境中,在當代藝術家的視角下,以及在大眾文化的消費角度下,所具有的不同的審美意義。

 

史金淞用山寨品來打造“個展”,表現了對知識產權的多元化思考。今日中國的諸多困境源自于與其它經濟體關于知識產權的糾紛,這不僅是政經,更是文化沖突。按現代觀念,維護知識產權保護原創者利益,但在互聯網語境中,分享精神又變得越來越重要。第三種復制的展覽試圖呈現出“知識產權”在當代語境中的復雜而真實的面貌。

 

除了現場密布山寨品,我們還邀請生產廠商蒞臨現場,共同討論知識產權的問題,展覽并不是呈現一種對立的關系,也不是提出批判的立場,而是揭示一種復雜的“共生的狀態”。從這一點來說,藝術家不是一個評判者,而是一個觀察者,同時也是一個介入者,展覽營造了一個新的公共空間,讓原創者與山寨者聯合起來尋找合作的可能性,填補“萬壑松風”中的溝壑。

 

于史金淞而言,公共藝術并不限于在公共空間里堆砌實體作品,他的公共藝術實踐是打破原創者與山寨者之間的藩籬,在不同群體間建立全新的公共關系,受邀參加展覽的廠商將會參加現場招標會,優勝者將與藝術家一起參與“林州藝術鄉建”項目——藝術家嘗試讓此種新的公共關系產生新的創造力。

 

當代中國的藝術理論復制、知識產權的復制、經濟模式與意識形態的復制曾經帶來成功與奇觀,今天的我們又要如何面對其深陷的困境?作為文化生產者的藝術家,如何思考個人處境與公共空間之間的關系?這是我們希望通過“第三種復制”的展覽尋求的答案。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