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能量——琴嘎個展
2013.01.12 - 03.05

新聞稿

琴嘎經常使用與能量有關的可見或不可見的材料,比如鋼板、油桶、冰塊、鐵鍋、電熱絲、液化氣罐、燃燒、電能、蜂窩煤、性沖動、體溫、恐懼,以及在創作過程中對作品實體施加的切割,以上種種均能產生能量,從而使作品仿佛處在動力場中,只不過琴嘎關注的并不是能量本身,而是能量和身體之間可能存在的沖突和危險。

暗能量是粒子宇宙學研究的對象,近年的研究表明,宇宙是由暗能量主導的,而不是通常所能見到的和目前已知的固態、液態、氣態物質的能量。暗能量的價值在于它竟然超越了引力,迫使宇宙加速膨脹,而對宇宙加速膨脹的發現動搖了人類以往對宇宙的認知。

由于暗能量只具備物質的作用效應而不具備物質的基本性質,或者說,人類只知道它的存在,但不了解它的實在,所以從直觀上理解暗能量是困難的。以暗能量的視角來看待琴嘎的作品,并不完全取其科學研究含義,而是強調琴嘎的作品中有一股潛流或暗流,它發散能量,發散灰暗的、陰暗的、低沉的能量。當今社會輿論普遍強調正能量,即所謂積極正面的能量價值觀,正能量雖然能起到合理的鼓勵作用,但很多時候也淪為一種欺上瞞下或自欺欺人的伎倆,借機回避社會現實,隱藏社會的陰暗隅。

暗能量是對人的刺激,把人從麻木的日常狀態中解脫出來,使人正視社會生活中的陰暗隅。琴嘎曾表示:“我感興趣聲音、空間和身體,互相是矛盾的、對抗的、彼此傷害的怪胎,這種對抗和傷害在現實生活里無處不在,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征,也是我所感興趣的?!?也可以說,琴嘎的作品正是矛盾的、對抗的、彼此傷害的怪胎。在琴嘎的作品中可以發現,優美與危險經常同在,并造成強烈的反差效果,比如長滿爛瘡、正在流鼻血的女人躺在撒有玫瑰花瓣的浴池中,  但視覺層面的反差并不是琴嘎所追求的.從他作品中那件已經因性事過度而長滿爛瘡的男人體仍然處在無法自拔的性沖動的狀態可以看出,作者著眼的是內在的矛盾和沖突,難以控制的欲望和能量深深地困擾著人類,所以??频恼f法是有啟發的,他認為老年人擺脫了所有的物質欲望,擺脫了所有的政治欲望,獲得了可能得到的一切經驗,老年人將成為自己的主宰,他達到了自身,重新回到了自身,而且與自身保持一種既控制又滿足的完滿關系,因此,老年不應該只被理解為生命的終點,不應該被看作生命在萎縮的階段。

策展人:段君
出品人:孫永增
策展助理:謝金媛
項目協作:劉晨雅、武玲
主辦:白盒子藝術館
開幕酒會:2013年1月12日(周六)下午4點
展覽時間:2013年1月12日至2013年3月5日
開放時間:周二至周日10:00-17:30
展覽地點: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白盒子藝術館

策展人文章

琴嘎經常使用與能量有關的可見或不可見的材料,比如鋼板、油桶、冰塊、鐵鍋、電熱絲、液化氣罐、燃燒、電能、蜂窩煤、性沖動、體溫、恐懼,以及在創作過程中對作品實體施加的切割,以上種種均能產生能量,從而使作品仿佛處在動力場中,只不過琴嘎關注的并不是能量本身,而是能量和身體之間可能存在的沖突和危險。

 

暗能量是粒子宇宙學研究的對象,近年的研究表明,宇宙是由暗能量主導的,而不是通常所能見到的和目前已知的固態、液態、氣態物質的能量。暗能量的價值在于它竟然超越了引力,迫使宇宙加速膨脹,而對宇宙加速膨脹的發現動搖了人類以往對宇宙的認知。

 

由于暗能量只具備物質的作用效應而不具備物質的基本性質,或者說,人類只知道它的存在,但不了解它的實在,所以從直觀上理解暗能量是困難的。以暗能量的視角來看待琴嘎的作品,并不完全取其科學研究含義,而是強調琴嘎的作品中有一股潛流或暗流,它發散能量,發散灰暗的、陰暗的、低沉的能量。當今社會輿論普遍強調正能量,即所謂積極正面的能量價值觀,正能量雖然能起到合理的鼓勵作用,但很多時候也淪為一種欺上瞞下或自欺欺人的伎倆,借機回避社會現實,隱藏社會的陰暗隅。

 

暗能量是對人的刺激,把人從麻木的日常狀態中解脫出來,使人正視社會生活中的陰暗隅。琴嘎曾表示:“我感興趣聲音、空間和身體,互相是矛盾的、對抗的、彼此傷害的怪胎,這種對抗和傷害在現實生活里無處不在,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征,也是我所感興趣的?!币部梢哉f,琴嘎的作品正是矛盾的、對抗的、彼此傷害的怪胎。在琴嘎的作品中可以發現,優美與危險經常同在,并造成強烈的反差效果,比如長滿爛瘡、正在流鼻血的女人躺在撒有玫瑰花瓣的浴池中,但視覺層面的反差并不是琴嘎所追求的,從他作品中那件已經因性事過度而長滿爛瘡的男人體仍然處在無法自拔的性沖動的狀態可以看出,作者著眼的是內在的矛盾和沖突,難以控制的欲望和能量深深地困擾著人類,所以??频恼f法是有啟發的,他認為老年人擺脫了所有的物質欲望,擺脫了所有的政治欲望,獲得了可能得到的一切經驗,老年人將成為自己的主宰,他達到了自身,重新回到了自身,而且與自身保持一種既控制又滿足的完滿關系,因此,老年不應該只被理解為生命的終點,不應該被看作生命在萎縮的階段。

 

正處在青壯年期的中國當代藝術是從復雜激變的時代中產生出來的,其價值在于它是時代病癥的綜合體。但最近幾年,中國當代藝術存在觀念狹域化的趨勢,觀念縮小到過度自我的范圍。對此,琴嘎表明了他的態度:你也可以畫你的圈圈,它和我們的土壤沒關系,距離太遠。琴嘎的作品從現實中來,他使用的雖然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見材料,但他讓作品中的日常物超越了實際生活中的日常物,而暗能量的存在恰恰是琴嘎的作品達到超日常層面的通途,他作品中的暗能量是能夠由身體直接感受到的,雖然不能馬上見效,或者說只有經過長時間的感知才能發現他作品中暗能量的存在,但正所謂滴水穿石,其作品能夠潛移默化地、持續地刺激社會。

 

琴嘎一直喜歡使用動物創作作品,尤其是與蒙古民族的生活、軍事休戚相關的動物,比如驢、狼、鷹、馬。成吉思汗曾有兩匹駿馬已成為蒙古民族的傳奇,它們威武強健、英姿颯爽,令其它蒙古良馬望塵莫及,琴嘎制作了這兩匹駿馬的雕塑,最后又把它們切割成塊,任意堆積在一處,成為一件雕塑。從象征性上看,琴嘎似乎是在緬懷歷史上蒙古民族曾經輝煌的時代,但他對把蒙古文化作為民族情緒或異國情調的做法持非常警惕的態度,他更多的是從他個人的蒙古生活經歷出發,從他對游牧文化的當代價值的發現出發,來支撐他對世界的認知和對人生的選擇。

 

也許很難一件一件地分開去解讀琴嘎的作品,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他的作品一直具有連貫性,并且主動打破作品與作品之間的界限,使雕塑成為動蕩中的雕塑,而在雕塑的過程中,人的體驗和感知成為最有價值、最具尊嚴的留存,盡管人的體驗和感知無法持久,也無法永存。

藝術家:

展覽現場




作品

  • 呼累!呼累!呼累!-3 2013 可變尺寸 有聲雕塑 動物皮毛、樹脂、鋼管、聲音定時電子裝置
  • 溫暖的距離 2010 直徑150 雕塑 鋼板、電熱絲
  • 虛假的意外-1 (局部) 2011-2012 455x350cm 雕塑 樹脂、油桶、斧子等
  • 藥浴 1999-2000 雕塑 水晶樹脂、玫瑰花、浴缸
  • 永遠 2009 10分鐘 行為影像 Action vedio



媒體報道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