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冀少峰 : 生命的真實——讀鄧箭今的畫

2018-05-08



歡樂四季 布面油畫 180×180cm 1993

初識鄧箭今,你會被他的視覺圖像世界驚得目瞪口呆。除了情色,還是情色,欲望、掙扎、焦慮充斥其間。再識鄧箭今時,雖然情色仍然是其視覺敘述的母題,但在情色之外,實則彰顯出的是鄧箭今對于置身于激變的當代社會現實的一種真誠思考和激情表達。

談論鄧箭今,必須把他和上個世紀90年代的社會激變放在一起。只有重構歷史語境,才可以洞悉其視覺表達的路徑。而鄧箭今的意義,也在于其個性化的身體的印痕及情色符號敘事,不僅彰顯出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結構急劇轉型所帶來的生活方式、藝術方式的變化,而其個性化的視覺精神探求,也在中國當代藝術發展進程中留下了重重的一筆。


我們 布面油畫 135×125cm 1993
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是,鄧箭今是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新生代”藝術家中的重要一員,他的視覺圖像世界其實彰顯出的是激變的社會發展潮流所導致的都市文化的興起,大眾文化的流行,社會由前現代向后現代社會急劇轉型所導致自我的一種敏捷反應。僅從其題材的選擇上,亦感知到這是告別了鄉土現實主義,并且由鄉村題材向都市化的生存現實的轉變,亦是中國社會歷經1992年鄧小平南方講話之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社會所呈現出的精神的困惑,更是政治偶像的消失,資本神廟的興起,理想價值的失落,社會主義集體主義經驗及英雄主義傳統與信仰的失落,終極關懷變成了現實關懷。易英在《力求明確的意義》中這樣寫道:“在中國首先消解’85時期那種晦澀與模糊的就是所謂‘新生代’青年畫家。他們以平鋪直敘的手法直接表現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觀眾在面對著他們的作品時不會有任何釋讀的困難,也正因為此,他們作品的意義也凸現出來,從他們日常生活的題材中明顯感覺到了生活的冷淡和無聊?!?5時期以來的責任感與理性精神蕩然無存。這實際上標志著社會信仰與價值中心在這一代人身上的失落,一種無理想、無信仰、無追求的精神狀態已成為畫面隱藏的主題?!?易英:《學院的黃昏》,湖南美術出版社,2001年,p25)


呼吸NO.2 布面油畫 220×200cm 1996
由此不難理解,為什么青春、生命、性、暴力、群體意識,一直成為其視覺表達的主線,閱讀者亦能感知到視覺圖像間所流露出的一種隱秘的力量——焦慮的生存現實,焦慮的生存體驗,對迷幻、刺激的尋覓,對暴力、欲望與色情的癡迷,對性的沖動與身體的癲狂的迷戀等。鄧箭今亦有這樣的創作自述:“透過這樣的文化選擇,并透過一種非理性的觀念,我看到一系列隱現于社會、權力、性之間的面孔。在工業革命、電子革命發展背后,有一種負面的影響,即一種人性異化的現象。無論是當今經濟社會的騰飛,還是電腦科技可謂一日千里的發展,都無法抵抗和排遣人們之間心靈深處的對溝通和信任的渴望,以及由孤獨和壓力帶來的心理和現實問題?!?鄧箭今:《視覺經驗在虛擬中轉換——有關“預謀犯罪”的圖式選擇及虛擬》,《鄧箭今·情·禁》,中國藝術家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p321)


通過48號街的后花園 NO.10 布面油畫 270×400cm  2009 
很顯然鄧箭今找尋到了適合自我視覺表達的方式,而情色符號選擇的背后則是其主動的選擇,性是原始的,色情則是文明的。他通過這些情色符號及對身體的禁忌的表述,實則在探求一種權力意識,其視覺表達的情色身體既是鮮活的,又是虛擬的,亦是被鄧箭今思考著的生命體,是一種個體經驗的真實表述。只不過這種真實表述是一種心理的真實,是由心理的真實向現實表達真實的轉化,但它的確又是一種生命的真實,是一種充斥著極度個人經驗化、隱秘化的虛擬經驗的真實表達。在鄧箭今理性的審視之下,荒誕不經的場景、混亂不堪、充斥著淫蕩氛圍的文字和性符號、癲狂的色彩、游走的線條,在點燃著閱讀者欲望之火時,又有著一種驚心動魄的預演,其深刻之處則在于充斥其間的,或說撲面而來的,則是人性深處的真實表露。只不過鄧箭今說出了大多數人羞于談情說色的禁忌,從中亦可體察到他的率真與真性情,這其實是鄧箭今在和欲望的生存現實所做出的一種無奈的妥協,是對體制的逃離,對規訓、規則的蔑視,對制度與壓力的反抗,更表露出的是專制對欲望的支配,理性對身體的支配,男權對女性的支配。

為一個淫幻制造者所保留的劇目 NO.7 布面油畫 270 x 270cm  2011



為一個淫幻制造者所保留的劇目 NO.12  布面油畫  280 x 280cm  2014


鄧箭今的視覺表達在對人性深處的真實進行表達的同時,亦是他擺脫控制的一種掙扎。他令閱讀者感受到強烈的當代氣息,及都市消費社會所帶來的諸般矛盾與困惑,即社會由前現代向后現代社會急劇轉型的過程中,自我做出的一種主觀反應。而視覺圖像間猶如精神病人的世界中的刺激與雜亂、混亂與淫穢、原始的本能的生命的、性的沖動,營構出的卻是一幕幕令人驚艷的迷幻與刺激、暴力與色情的劇場化的真實。這些視覺圖景并不是鄧箭今個人存在的真實,實則是透過其個體經驗的隱秘性去觀看鄧箭今所虛擬出的情色場景。但被壓抑的人的自由和對自由生活方式的追尋恰恰又是隱含其圖像間的又一種隱喻,只不過這種隱喻是游走在現實和虛幻間的一種人性分裂現象。罪惡感的體驗與欲望,卻并未發生。鄧箭今也的確不希望這樣虛擬經驗真實發生,但都市社會中所充斥著的那種夢游般的記錄、碎片化的現實及一幕幕充斥著的華麗、冒險、縱欲、焦慮、性、權力、色、迷幻般、戲劇化、激情、速度、暴力……在一個感官世界中,無限的場景存在于現實與非現實中,鄧箭今個體經驗的純粹性、隱秘性,透過其激情而又夢幻般的講述,引導著閱讀者亦一步一步落入了他精心導演、布局的迷陣中。

這是一個融入了青春與激情、夢幻與迷亂的大都會現實中的鄧箭今,亦是他自在的心靈所排斥的現實世界。他在擬夢境般的追述中,營構出的是一幕幕夢幻般的情色迷離空間,一種游戲人生的心理,極度的失望、墮落與精神、肉體上的幸福和痛苦的對立與矛盾,赤裸的身體與赤裸的靈魂一樣毫無遮掩,他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直接傾注于圖像間、身體印痕中,因而,在觸及生活表象下隱秘的同時,也反映了后工業文明時期大眾文化條件下的視覺經驗,表露著大眾文化的泛濫和消費主義時代人們的一種欲望不能滿足的焦慮及焦慮的生存現實,即對性的誘惑與幻想。透過其直率的表述,融合在鄧箭今的視覺空間中,但它亦表露出這么一種真實,性是美麗的,但亦是脆弱的、危險的。

鄧箭今有時完全沉浸在他自我制造的夢幻迷離的世界中,這從他對很多作品的命名亦可窺探到其視覺表達行跡和視覺敘事邏輯,如《夕陽為什么讓我們如此美麗》《為一個淫幻制造者所保留的劇目No.8》《有奶油的愛情》《被炫耀的愛情鳥》《被一個隔岸觀火的家伙臆想的風景邊界》《對著月亮說胡話的人們No.4》……


被一個隔岸觀火的家伙臆想的風景邊界NO.3  布面油畫  280 x 400cm  2016

這些名字的命名,如果沒有對大量書籍的閱讀是很難有這種命名的。事實上,生活中的鄧箭今的確既有詩人和文學青年的那種特質,更癡迷流行音樂,比如對鄧麗君及其歌曲的迷狂,對精神病理分析性變態學、心理學、哲學的閱讀,他那個青春期如果不讀幾本叔本華、弗洛伊德很顯然就不夠藝術范兒,這也導致鄧箭今與眾不同的視覺精神探求。但一個以精心的視覺圖謀,并堅持表達30余年的視覺堅守,致力于把“本我”與“非我,“真實”與“虛幻”,理性與非理性,邏輯與非邏輯,虛幻與現實的撲朔迷離與荒誕不經,情欲混亂的戲劇場景,有效的統攝在一起。他剝離了人為的虛情假意,還原人的生命的一種真實狀態,但那絕對又不是真正的現實,實際上是鄧箭今的一種想象空間和心理現實向視覺真實轉換的中間灰色地帶,實則又是一種生命的召喚,一種游走在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縫隙里的生存窘境。



“我的女孩”NO.1-NO.13  德化白瓷  80 x 37 x 17cm  2018


在紛紜變幻的當代藝術的發展進程中,鄧箭今作為當代視覺文化書寫者、親歷者,以一種游離孤寂、另類的視覺精神訴求,及個人經驗與真實表述,從一個側面折射出中國社會在上個世紀90年代進入市場經濟后,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結構的深刻變化,特別是反映了一個時代人們的焦慮及生存體驗——激情、夢幻、迷離而又充斥著暴虐與禁忌;對現實的無奈、虛幻與妄想,這些看似不是主流的、正統的、崇高的思想,但代表了中國當代文化的特定層面及當代人的精神困惑。

由此閱讀者看到了一個歷久彌新不斷為閱讀者帶來了一個又一個視覺驚奇與期盼的鄧箭今,亦看到了一個由心理現實向視覺真實不斷轉換表述的鄧箭今,更體察到了他那由想象空間向都市化現實轉換的視覺真實空間所表露出的貫穿其間的由身體符號向身體政治學轉換所生發出的生命的真實,欲望的滿足想象及身體的個體經驗化所帶來的對欲望的無所依托,消費無度、道德淪喪、英雄主義失落、信仰缺失的,不得不面對的生存現實。

“甜蜜的女人”  不銹鋼鍍金  114 x 95 x 66cm  2018


誠如弗洛伊德在其《自傳》中寫道:“顯然,想象的王國實在是一個避難所。這個避難所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們在現實生活中不得不放棄某些本能要求,而痛苦地從‘快樂原則’退縮到‘現實原則’。這個避難所就是在這樣一個痛苦的過程中建立起來的。所以,藝術家就像一個患有神經病的人那樣,從一個他所不滿意的現實中退縮下來,鉆進了他自己的想象力所創造的世界中。但藝術家不同于精神病患者,因為藝術家知道如何去追尋那條回去的道路,而再度把握現實。他的創作,即藝術作品,正像夢一樣,是無意識的愿望獲得一種假想的滿足。而且它在本質上也和夢一樣具有妥協性,因為它們也不得不避免跟壓抑的力量發生正面沖突?!?弗洛伊德,《論美文選》,張喚民、陳偉奇譯,知識出版社,1987年,P10)


2018年5月8日晚10:25于東湖三官殿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