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東方藝術·大家 丨王家增:一場再也“回不去”的藝術之旅

2018-12-16

東方藝術·大家 丨王家增:一場再也“回不去”的藝術之旅

采編 / 張瑜洋

我們的世界到處都有褶皺,巖石、江河、森林、組織、頭顱或大腦、精神或思想、所謂的造型藝術作品……無所不在。

 

——德勒茲

 



王家增作為一位出生于上世紀六十年的藝術家,從小就根植于東北老工業基地,青少年時代的城市印記像電影畫面一樣深深地嵌入他的潛意識之中,成為他日后藝術創作的不竭動力。20世紀90年代,王家增就開始以北方大工業城市的廢墟為主題進行創作,鐵西區的工廠廢墟、大煙筒、工人制服及其幾何建筑等等均出現在他的畫面之中,這是他對工業城市的一種懷舊之情,也是一種無言的悲傷。他將這種復雜的情緒置于畫面,給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也因此確立了自己令人信服的繪畫語言。


王家增  工業日記107  200x140cm  布面丙烯  2006

王家增  工業日記16  200x140cm  布面丙烯  2006


作為一位已經成熟的藝術家,王家增并沒有按部就班的重復自己過去的繪畫語言,而是在藝術探索的路上不斷的前行。從早期的版畫作品到《工業日記》系列、《同一屋檐下》、《鏡子》系列作品到《城·跡》,都是對中國工業化、城市化這一創作主題的不斷展開、延伸或者變奏?!盁o名之地”在延續工業化主題的基礎之上,開始對藝術語言突破性的探索,他開始嘗試將現成品帶入創作,而到了“物的褶皺”系列,則開始大量使用現成品。但他并沒有將現成品直接停留在直接的使用之上,而是通過改變其形狀的方式,將它們打造成集雕塑、繪畫、裝置于一體的、充滿凝重感的藝術作品。而這種藝術語言的探索與改變無疑需要勇氣和魄力。王家增就是這樣一位在不斷顛覆自我的過程中前進的藝術家。


王家增  無名之地-13  195x195cm  紙上丙烯   2018年


王家增  無名之地-14  195x195cm  紙上丙烯  2018年


依照德勒茲的論點,沒有褶皺相同的兩個東西,沒有褶皺相同的兩塊巖石,同一事物也沒有規則的褶皺。王家增似乎對“褶皺”特別感興趣,從“空間的褶皺”到“物的褶皺”,在延續對工業化城市的關注之外,更多了一份哲學性的思考。萬物都是獨立的個體,廢舊的鐵皮也不例外,他將原本“標準化”的個體,再次變成獨一無二的生命體,讓物體本身的生命價值再次得到體現。而錘擊、焊接、打磨的過程,就像一個人與社會的關系,社會對你會造成壓力,但與此同時你也會對社會造成反壓力。這是一種相生而辯證的關系。

王家增  場域-2  金屬材料 55×70cm  2018

王家增  物的褶皺-1   金屬綜合材料  85.6×120cm 2018

王華祥說:“一位版畫家特別容易成為抽象藝術家,而抽象藝術家又特別容易變成裝置藝術家。版畫專業出身的王家增似乎正印證著這條藝術的發展之路。每一位藝術家都在創作的過程中尋找屬于他的材料,最貼切的材料,王家增這只是一個開始,他回不去了?!?br />

一樓展廳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白盒子藝術館“物的褶皺”展,您準備了多久?

 

王家增:從開始準備,到最終呈現,準備了大概一年多的時間。

 

早在,2018年年初籌備筑中美術館個展時,就已經開始給這個展覽預留空間。筑中的展覽以“無名之地”為主題,以呈現架上作品為主,在創作思路上還是延續城市廢墟與城市化進行,少量作品開始加入現成品,可以說上次展覽的作品是本次展覽所展出作品的一個過渡。


王家增  場域 裝置作品


王家增 物的褶皺-3金屬綜合材料 85.6x12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本次展覽的作品大量使用現成品,對于現成品,您怎么看?

 

王家增: 現成品進入藝術創作始于杜尚。此后,現成品已經是藝術創作中的“??汀?。但走到時下的當代藝術,再提現成品就有點過時。對于現成品,我們不能完全拿過來直接使用,而是應該進行重新改造,將其變成藝術家最想要和可控的藝術作品。這種結合與處理的方式,符合國際化的當代藝術的基本形態。


主展廳 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本次參展的新作品是從何時開始創作的?

 

王家增:2017年開始構思,同年開始尋找材料。我跑到東北的一個廢鋼廠、鋼材交易市場去做材料的調查。

 

東方藝術·大家:為什么會選擇使用廢舊的鐵皮?

 

王家增:在我的印象里,機器通過強大的力量將鐵皮擠壓成球狀,而在這個擠壓過程中所形成的褶皺像肌理一樣,特別吸引我,于是我開始使用金屬材質進行創作。


王家增 物的褶皺-16   金屬綜合材料   40×7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那為什么不直接利用機器進行作品的再創作呢?

 

王家增:機器是可控的,扔進去什么東西,就會形成什么樣的效果。而我想追求的是通過自己的嘗試,將現成品再創作,并去掉現成品的概念,變化出讓自己滿意的作品。于是我開始用電焊,錘擊、打磨,進行各種有可能的嘗試。

  

物的褶皺-9,金屬綜合材料,150×300cm,2018
物的褶皺-10,金屬綜合材料  150×300cm,2018 
 


東方藝術·大家:在形成現在這批作品之前進行了多少次嘗試?

 

王家增:算是我最新作品嘗試的第三批。在決定用鐵皮進行創作之后,我在沈陽收購了一批鐵皮運送到我在北京的工作室,之后便開始進行創作。在第一批作品完成之后,我將他們裝裱后掛在墻上,起初覺得作品還可以,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后,覺得并不滿意。于是開始創作第二批作品。在第二批作品中我特別注重作品的構成關系,同時還將版畫里銅版的凹陷通過構成的方式和前面的主題物連在一起。但最終我覺得這批作品有點太偏構成,還是沒有將自己內心的東西釋放出來,所以我又將第二批作品顛覆了。本次展覽呈現的是第三批作品,從觀念起始,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

 

在做第三批作品的時候,我想把我的情感因素與構成關系、褶皺的生命關系都釋放出來,同時在作品中運用了版畫原理、雕塑原理,以及平面繪畫原理,并將二維空間、一維半空間、三維空間、四維空間并用在一個空間關系中。


王家增 物的褶皺 系列   金屬綜合材料  150×18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為什么會給作品帶上編號?

 

王家增:工業產品一般是按照一定的標準批量生產的,他們沒有個性,僅僅只是產品而已。當它們變成廢品,我將他們重新恢復褶皺,并把他們重新裝在盒子里,重新給他們編號,讓物體本身的生命價值再次得到體現。盒子是權力的象征,我把所有有個性的生命放在盒子里,這就像社會一樣。我們生活在社會當中,每個人可能都有壓力,你對物的壓力,物對你的反壓力,都是這種壓力相互之間的過程;在社會當中也存在這種問題,社會給你的壓力,你給社會的壓力,這都跟社會有關系。

 

另外數字代表時間,目前我們生命的計算方式也是用時間來計算。在自己的一生中,如何有效的利用時間,尤為重要。

 

王家增  場域 系列 金屬材料   55×7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物的褶皺”大概也就是來源于此吧?

 

王家增:在哲學上,像德勒茲談過“褶皺” 他說:“我們的世界到處都有褶皺,巖石、江河、森林、組織、頭顱或大腦、精神或思想、所謂的造型藝術作品……無所不在?!蔽野疡薨櫡诺胶凶永锝o觀者的感覺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每個人在面對、觀看褶皺的時候所獲得的不同心理刺激才是最重要的。

 

東方藝術·大家:近日,您在今日美術館的三人聯展中的作品叫“空間的褶皺”,本次展覽叫“物的褶皺”,您對“褶皺”似乎敢興趣?

 

王家增:在 “物的褶皺”這批作品之前,就開始嘗試通過版畫的形式去表現“褶皺”這個概念,也算是做草圖的一部分吧,之后才形成這種完全跟材料有關系的作品。我一直對材料比較感興趣,再加上我是銅版專業,動手能力很強。在做這批作品的時候,我經常是做到晚上大概十二點到一點多鐘,一天工作十五個小時。


王家增  物的褶皺-13   金屬綜合材料   40×5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一天工作這么長時間?

 

王家增:我對每一個展覽都非常重視。在我看來,展覽就是檢驗自我的一個過程。做任何展覽,只要是有作品呈現,就會面對其他藝術家、評論家、媒體、包括欣賞你的收藏家,你需要對這些人負責,尤其要對自己負責。白盒子藝術館的空間特別好,我特別注重這次個展,所以不自覺的就會工作很長時間。


一樓展廳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作為一位已經成熟的藝術家,您會有創作上的“中年危機”嗎?

 

王家增:沒有。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位留德的老師,他就經常談藝術家如何再繼續往前走。作為一位藝術家,第一需要勇氣,第二需要智慧。你要敢于顛覆自我,把曾經不好的自己砸碎。只有這樣,你才能不斷的往前走。當你老覺得自己的作品畫的好的時候一定要警惕自己。我也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比如在自己一個展覽做完之后,感覺自己很滿意的時候,就要開始提高警惕,在下次展覽的時候,就要嘗試把上一個展覽中不好的內容砸碎,顛覆,把好的東西繼承下來。我就是這樣在不斷顛覆自我的過程中前進。

 

保守與否與年齡無關。前段時間,我去了一趟德國,發現一位八十多歲的老藝術家創作的作品都非?,F代。藝術創作就是一個不斷學習,不斷進步的一個過程。如果大多數藝術家都在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畫原來的東西,我想這個藝術家存在的意義就沒有了。

王家增  懸掛  120x150cm  布面丙烯  2017


王家增  城跡 60  200x200cm  布面丙烯  2015


東方藝術·大家:您的新作品主要是大量的使用鐵皮,又因您是純手工的創作,在創作過程中肯定會大量的消耗體力,與平面繪畫完全不同,在這樣高能耗的創作過程中,會削弱您創作的熱情嗎?

 

王家增:在考大學之前,我就工作已經工作了八年。十六歲工作,電焊,鍛工我都做過,所以創作這些金屬材質的作品對我來說是“輕車熟路”。在每天掄大錘,敲打它,打磨它,擠壓它,然后再將它們安裝到盒子里面的過程,不僅不會感覺累,反而還會鍛煉身體,讓自己的身心都變得強壯。


王家增 物的褶皺-8  金屬綜合材料  85.6x120cm  2018

 

王家增  物的褶皺-7 金屬綜合材料  85.6x120cm  2018


東方藝術·大家:為什么會將白鋼這種具有現代化工業的材質帶入作品?

 

王家增:過去我總是在表現舊廠房、廢墟,這種過去式的東西,時代在不停的往前推進,藝術創作也需要不斷的更新。白鋼是現代工業的產物,我把這些當代的材質和一些褶皺變成一種對比關系在作品里,既鏈接過去也處在當下。


一樓東側展廳 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從20世紀90年代,您一直在關注信息時代傳統工業社會和城市的變遷,在創作的過程中有什么心理的變化嗎?

 

王家增:我覺得一個人的藝術創作脈絡特別重要。比如,我最早開始畫盒子系列,今天還有該系列。最早盒子系列是人裝在盒子里面,后來變成反應社會環境、工業垃圾、城市擁堵、大氣污染?!冻恰るH》系列到“無名之地”再到“物的褶皺”都跟過去有所聯系,但藝術形態上跟過去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是完全顛覆了過去的東西。其實藝術家要給自己留點空間,比如說我第一個展覽做完之后,下一個展覽的空間一定要留出來。就是儲存你的想法,儲存你的思想,儲存你對藝術的這種設計因素。然后這個展覽完全結束之后,下一個展覽可能就是另一個新的形態。我絕對不會保守在過去的形態當中,因為保守也沒有用。時代在往前走,藝術也應不斷地進步。


王家增  工業日記309  300x600cm  布面丙烯 2011


王家增  工業日記267  200x300cm  2011


東方藝術·大家:您現在的作品感覺像是集雕塑、裝置、繪畫、版畫于一體的作品,已經不能簡單的進行歸類?

 

王家增:對。中國現有的藝術教育體系會有明確的門類劃分,在西方已經打破了這種體系。它就是繪畫,或者叫造型。我把所有的形態運用到我的作品當中來,包括,雕塑語言、裝置語言、版畫語言等都在里面。我在不斷的往前走,不斷的變化過程中。

 

一樓展廳 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您的作品有種中國畫大寫意的感覺,很有氣勢,感覺您很講究作品的畫面感?

 

王家增:這可能跟我注重畫面的經營有關,我覺得藝術創作畫面的經營很重要。

 

我一直在研究古典繪畫當中的抽象因素。比如說弗蘭西斯卡里的黃金分割是不是抽象,它里面背后的東西是什么?我們很少有人去研究,蒙德里安的一棵樹是怎樣變化過來的,我把這種抽象的因素運用到我的繪畫當中。


一樓西側展廳 作品展示


東方藝術·大家:您是如何看待藝術與商業之間的關系?

 

王家增:我覺得人一定心態要好,別把作品賣多少錢太當回事。作為藝術家,商業固然重要。但如果你將它變成最重要的,你就會變得保守,反而影響你藝術的前行與發展。如果你把藝術放在第一位,順便可以變成商品,擺正兩個位置,可能你就可以把藝術做的更好,而且藝術的價值會越來越高。


一樓展廳作品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